感悟慈悲和善良

福建侨报 陈添地

    因供职于福建侨报驻泉州记者站,有缘拜晤结识蔡世亮先生,多年来,随交往日多,遂成忘年交。每次获悉他欲回诗山福利院,我都尽量搁下杂务赶去,到福利院拜会他。

    走进南安诗山福利院,暂时摒却碌碌尘世之喧嚣,去除伪饰和矫情,静下心来,直面苦难,用心去谛听“南无阿弥陀佛”梵音所传达出的人类心灵深处的低语,悠悠然有暗香袭来,内心澄净的天宇闪烁着释迦牟尼殉道的形而上的灵光。

    释迦牟尼的伟大,在于他是人,而不是神。在于他耐得寂寞,忍得清苦,普渡众生。他的精神品格,感召着多少人不光顶礼膜拜,且身体力行其佛性精神。蔡世亮先生笃信佛的教义,恭行佛的济世要义,把不幸的人群置于佛的慈悲之下,集弱势群体于佛的救助之中。当代着名思想家王得后说,“一种文化一种活法。”蔡世亮先生深谙佛文化,其活法就一直是乐善好施、博施济众,汲汲于此、劳劳于斯。苦也受得,瘁也容得;忙也挺住,穷也忍住。

    走进诗山福利院,面对或脑瘫,或发育不良,或百病缠身、扶杖而蹒跚的耄耋老者,你会感到岁月的沉重和生命的沉重。当面对老人的笑靥相对、热情招呼,你会感到一种亲切和哀伤。

    平凡悠闲是幸福的常态。福利院外,他们是不幸的一群。跨进福利院,他们就成为幸福的一群。有了安定的生活,衣食住行、生老病死,免于艰虞操心,安然恬然,送走朝阳夕晖、送走春夏秋冬。鳏寡老人一日日老去,有的带着满足和感激,淡然地撒手辞世;孤儿则一天天长高,由幼儿园而小学,由小学而初中,由初中而高中而社会或大学,一步步迈向自立自信自强。全院已有7个孤儿考上大中专院校。

    老人们把朴素的感激之情,深埋心底。化作一个个自觉行动:荷锄种柑桔、种冬瓜南瓜瓠瓜空心菜自给,弯腰摘除草坪上的杂草,打扫院内落叶垃圾,擦拭栏杆座椅石凳……

    抚摸诗山福利院内的一床一椅,你会有一种精神的震颤:源于灵魂的洗涤和人格的升华。直面底层困厄和惨淡人生,你还会耿耿于荣辱、斤斤于得失?还会忧谗畏讥?还会惮于小人的陷害算计、权贵的骄横作派?福利院内,凝聚着慈悲场、善良链,如物理学的场,让每一个进入其中者,灵魂都会感到一种良善的撞击震栗、慈悲的漫灌浸润。

    蔡世亮先生每次回福利院,没有华宴相随、官宦壮行,只有一二知友挚交同行,悄悄地来悄悄地走。他关心老人,与老人握手,合影;关心小孩,着眼细微处,曾对摆在栏杆上的花盆,要求要用铁架子焊牢,用铁圈锁定,惟恐掉下伤及人群。变造福为造孽。

    他具有博大的胸怀和泛爱的精神。他捐办公益,面向贫困村民,不受地域和血缘之囿限。

    不求个人享安乐,但愿众生早解脱。蔡先生食不求精,与荤腥绝缘多年,平日吃饭时,掉在饭桌上的一粒花生、一截青菜,他都捡起送进嘴里。这是节俭,也是惜福。对困苦穷窘的乡下村民、孤儿,他大笔捐资,周全地解决其衣食住行、治病就学。

    在诗山福利院的墙壁上,挂着这样一幅字:“老人和孤儿是社会的弱者,全社会都要给予特别的照顾。”是的,一个人的幼年和老年,是人生抛物线的两端,是生命现象的始末,都是难于自立的,有赖于他人的奉养和侍候。何况幼失怙恃的孤儿、老无倚仗的鳏寡,更是人生的大不幸,更需要社会的关爱。可是,国家财力的不足、救助制度的缺席,往往难以得到及时有效的救助。蔡先生来了,一一收纳他们,为他们遮风挡雨,排忧解难。蔡先生对弱者倾注赤诚的爱,难以赘述。他厌烦官场上的繁文缛节、虚与委蛇,更不喜锦上添花。真心实意地为下层穷苦人办实事好事。

    有一个价值高于国家,高于政府,高于一切,这价值就是人。人,是目的,是一切。一个社会的文明进步,不光是GDP的多少、人均纯收入的多少,还应是社会弱势困难群体得到最大范围的重视、关心、照顾,得到最大限度的救助和温暖。不让每一个弱者啼饥号寒、流落街头村口、求助无门,不是到了节日领导才惊鸿一瞥的偶而关怀。这样的社会,才是现代社会、文明社会、和谐的社会。尽管这离“大同社会”甚远,但毕竟体现了关注社会弱势的人文之本。

    诗山人有福、南安人有幸。在国家财力不够、社会福利保障难以统筹兼顾情况下,这一方百姓的疾苦,有香港同胞担待着、分解着。在农村,经济收入单一,抗灾能力差,世道艰难,一遇天灾人祸,则可能毁了一个家庭的幸福。一旦作为顶梁柱的男主人因故身亡,则这个家庭将难以维系,寡母孤儿,或苦熬苦撑,或分崩离析。要改嫁者,因拖家带口,儿女成了累赘或包袱。在福利院里,有不少是父死母改嫁,孩子进了福利院。少了再醮的后顾之忧,免了法定的抚养义务,悄然他投。自己的骨肉有人帮她养着、教着,岂不乐哉。这如同从天而降的大救星,救了遭遇不幸的百家千户。生活残酷,从不幸到万幸的嬗变,只因有个悲悯劫难众生的菩萨心肠的好人。

    福利院建院10年,院长几番易人。其间有尽职尽责、勤劳廉洁的,也有贪鄙伪善、巧言令色的。蔡世亮先生也偶或用人不当、遇人不淑。

    10年栉风沐雨,傲霜斗雪,铁树两度开花,报告着这里人和院祥、瑞气常驻。

    蔡世亮先生是个成功的实业家,慈善胸怀,使他全忘了算计。成了聪明人眼里的傻子。从捐资创办福利院开始,他就背起一个搁在肩上即难以卸下的包袱,这是一个注定要长年累月往里投钱的无底洞。当家方知柴米贵,多少人力物力财力倾注其中,却不一定具有经济学意义上的投入与产出比,即收益率。尽管从社会效益看,是显着和长远的。从建福利院之初投入800多万元,到现在已累计投入2850万元。

    10年花开花谢,院里建筑设备均已陈旧老化,又面临着投大笔钱去维修、更新与添置。尤其是电力线路的改造,更显迫切,刻不容缓,它关系到福利院财产安全和上百人的生命安全。每个人总有力不从心的时候,蔡先生仍勉力而为,感天动地。

    勿庸讳言,蔡先生会老,我不知抚孤敬老的善的火炬,还能举多久。靠什么才有稳定可靠的收入,足以维持福利院正常费用。佛的善义,就是普救众生。经蔡先生的演绎,就是救助弱者,让鳏寡老人得以怡养天年,幼稚儿童得以壮体长智。《易》云:“立天之道曰阴与阳,立人之道曰仁与义。”蔡先生厕身繁华富贵乡,以他的至仁大义,大慈大悲,救助被社会角落化边缘化的弱势群体。

    蔡世亮先生多次对记者说,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,集体的力量才是无穷的。对诗山福利院,蔡先生谦称只是点了一把火,一把善的火种。诗山福利院能绵延发展到今天,10个春夏秋冬的每一个日子里,靠的是泉州市政府、南安市政府、诗山镇政府等各级领导和社会各界的关爱和支持,或上门走访慰问,帮助解决实际困难;或拨款捐款赠物;遇节日辄派学生表演队与福利院儿童联欢,送来温暖与欢乐。众人拾柴火炎高。这里有蔡先生利人奉献精神的感召,更多的是大家出于对善的认同、皈依,出于人性中怜弱恤孤本质的回归。蔡世亮先生的至交朋友,如香港的贾桦小姐、厦门的黄辉发先生、叶崇化秦凯夫妇,北京的陶贤才先生、宋铁军先生,成都的格桑仁珍大师、格桑慈成大师等,多次莅临福利院献爱心,令人感到道有邻、德不孤。福利院能走到今天,也有赖于李文升先生、梁再来先生、肖丽达女士、叶希冠小姐等历任现任院长和员工的兢兢业业、勤俭操持,大家为了一个共同的善,走到一起,齐心协力,为福利院的事业而尽心尽力。蔡世亮先生感谢他们,铭记着他们所作的努力和贡献。

    蔡世亮先生来电吩咐记者说,更要感谢在办理诗山福利院土地证、产权证和社团注册中,省市民政厅(局)领导,南安市委书记陈庆宗先生、市长陈贻萍先生、副市长李军等的大力支持。

    诗山福利院的过去,曾蒙社会贤达、诸多朋友的帮助,取得了一点成绩,这里有你的一份汗水一份贡献;今后的路还很漫长,要做的事还很繁多,更需要你的善意关怀、继续帮助、进言献策。

福建省南安诗山福利院 地址:福建省南安诗山福利院
联系电话:86-595-86482223
传真:86-595-86474731

邮编:3623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