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是笔者和一名孤儿的谈话记录
问:你叫什么名字?今年几岁了?
答:我叫何玉屏,今年17岁。
问:那应该是初中毕业了?
答:今年刚毕业。
问:想继续读者高中吗?
答:想,如果可能的话,我还想上大学。
问:你的学习成绩怎么样?
答:平时还可以,不过这次升学考试不太理想,恐怕上不了重点高中。
问:你来福利院多久了?是谁送你来的?
答:来福利院已经8年了,是95年来的,我伯父送我来的。
问:家里还有什么人?
答:奶奶、爷爷和伯父。
问:你的父母呢?
答:我妈妈在我4岁时自尽了,她生的3个孩子都死了,我不是她亲生的,是买来的。在我9岁那年,爸爸在建房子时被砸死了。
问:那你知道你的亲生父母是谁吗?
答:不知道。
问:学校的老师、同学对你好吗?
答:上学的时候学习成绩差,老师不喜欢我;上了中学,成绩有所提高,老师对我好。有的同学会骂我,没有爸爸妈妈,是个没人要的孩子。
问:你和院里其他的孩子如何相处?
答:我们处得很好,平时在一起读书、看报、看电视,不也有打篮球、乒乓球。
问:哪一门功课比较好?
答:英语。
问:你对自己的将来有什么打算?
答:我没有想过。
我相信,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,看了这位年过九旬的老人和失去双亲的孤儿这番话,都会有所感慨。笔者不愿大费笔墨,赞叹蔡先生的无量功德。最让人皱眉的是周早老太太问过这样一句话:“蔡先生会不会养我到死?”这是个值得许多善男子、善女人考虑的问题。的确,这所福利院最初是由蔡先生个人创办的,但是蔡先生会不受生死无常规律的约束吗?他会永远腰缠万贯吗?
我们应该相信,对于孤寡的关爱与救助者越多,社会福利事业就能够长时间地良性运作。向老弱无助的人伸出援助的手,本身也就是对自己慈悲心的培养,慈悲是唯一能够彻底净化我们心灵中所有烦恼的灵丹妙药。或者有不少人就有参与福利事业的愿望和热情,但愿这本画册的传播,让更多善长仁者们的力量汇聚起来,解决诗山福利院资金来源有限等困难,分担蔡先生的忧虑。诗山福利院仍然有提升和继续完善的空间,欢迎广大善的人们提出好的建议。做善事从想法成为实际行动,从口头变成现实,需要经历一个过程,但是我相信,由于蔡先生的经验与决心,加上更多热心关注慈善事业者的积极参与,诗山福利院会越办越兴旺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格桑慈成

福建省南安诗山福利院 地址:福建省南安诗山福利院
联系电话:86-595-86482223
传真:86-595-86474731

邮编:362311